技术支持   Support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首页 > 技术支持

全国放开暂无进展-中药配方颗粒

2016/11/8 7:58:40      点击:

中药配方颗粒,全国放开暂无进展!

           中药配方颗粒饮片现状

      中药配方颗粒目前市场规模约80亿,市场年增长率30%以上,其中天江约占50-60%,三九医药约15-20%,康仁堂约5-10%。至今试点20余年,市场规模不断扩大,但试点单位独独这6家别无分店,封闭式垄断,药业同仁各种羡慕嫉妒恨。

      2015年底,总局发布《中药配方颗粒管理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,行业暗流变成公开涌动的大潮,业内各家公开进军配方颗粒市场的企业多达数十家,如天士力、香雪制药、精华制药、佛慈制药、康美药业、三强现代中药(太极、科伦、恩威)、佐力药业、新汇制药、金木集团、晨光生物、惠松药业、景岳堂药业、贝尼菲特等。

      正式稿迟迟不发,原因何在?

      中药配方颗粒管理办法(征求意见稿)截止2016年3月1日已结束意见征集,从事杳无音信,石沉大海;分析各种原因。

      1、国家标准缺失:中药配方颗粒试点20年,至今拿不出一套国家标准,目前仅有广东、广西等少数身分发布地方标准。为试点开放,设置了障碍。当然,这个结果也是行业放任管理,6家试点企业故意无为造成、

      2、现有试点企业与新势力企业的利益博弈。中药配方颗粒,从资源、技术、市场各方面考虑,目前试点的6家企业,与目前想进去而未进入的新势力企业比较,并无核心优势。一旦开放,将短时间内被新势力企业拉平,乃至超越。故而现有试点6家企业,必然不希望开放。

      3、监管部门尚缺开放的魄力,内心挣扎。中药配方颗粒的开放,从中医药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,绝非一次小小的创新,而是将影响未来中医药行业发展走向的关键性事件。中药配方颗粒,发展好了,功绩可传千古;中药配方颗粒,一旦乱了,或搞砸了,臭名亦将远洋。所以,对于此类不管成败,都将载入历史的决策,觉得凡夫可定。目前领导层、监管层面是否已下定决心?尚未可知。至少按以往经验,想靠自上而下,必然路漫漫。

      4、中医守旧派与灭中医派难得合流:守旧派,固守老祖宗,大谈传统饮片的合煎汤剂,非配方颗粒简单冲合能比拟,誓不接受饮片创新;而灭中医派,看透中医中药如果固守传统,不创新,将苟延残喘后不久消亡,故唱衰饮片创新配方颗粒。两股力量,难得合流,不容小视。

      未来一省一规,百花齐放

      中药配方颗粒,该不该放?好还是不好?我在此不讨论;反正,我的观点有必要有需求,开放才好。

      国家层面未放,但其实,早在征集意见稿发布前,就已经有不少省份开放了试点,比如江苏省批准神马药业,宁波德康生物生产配方颗粒只限出口;安徽省局批准安徽济人生产试点;吉林省局批准吉林敖东生产试点;河北省批准神威药业生产试点。

      虽然2013年6月国家总局一个通知,叫停各省批准的生产试点。但已落地的娃,又怎么能按的回去呢?同时我们基于以下分析,认为在国家层面迟迟不动的情况下,部分省将根据各省情况陆续突破政策限制,继续扩大开发试点。

      1、总局表表态而已,并不恋权:不管是2013年6月通知叫停各省批准扩大试点企业通知也好,开始征集意见稿中明确将备案审批的权利放在省局也好;在中药配方颗粒开放审批问题上,其实总局只是立个碑,表面态度而已;实际并不想亲自管。

      2、总局对各省局的掌控,力不从心:自2008年机构改革,取消垂直管理;各省归由各地政府管控后,总局对省局的掌控力大不如前(PS:此类总局与地方力量博弈的例子很多,在此不举);各省必然从本省发展出发,制定发展规划。

      3、部分省份已经在行动,值得关注:除了之前提到的吉林、安徽、河北都批准了省级试点生产企业;浙江、江西、黑龙江、湖北都以科学研究的名义公开纳入省发展规划,公开进行研发性试点。(所谓研发性试点,嘿嘿,你懂)。另外可以关注广西、甘肃。(PS:以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江苏、广东、山东、四川等省与6家试点企业关联密切的省份,预计将继续裹足不前外,不过可以单独分析一下广东、四川开放的可能性。)